蘑菇不淡定

遥远的她(4)

焦掉的暖阳:

遥远的她


             ——忆明镜




-遥远的她 仿佛借风声跟我话


 热情若没变 哪管它沧桑变化






       生活仍在继续,活在黑暗底下还是光明里,对于明楼而言不过如此。自己选择的路,怎样都得咬着牙挺住。白天处理完手头上的工作,夜里还得辗转于各种宴会,人前人后的堆着笑脸谈笑风生。该应酬的都应酬完了,他终于可以坐下来休息,看着手里剩余不多的威士忌他一饮而尽,而后他坐在吧台边上作个旁观者看着打扮的光鲜亮丽的男男女女在悠扬的歌声里载歌载舞。


       难般有这样的闲暇时间让他喘口气,眼前随着节奏舞动的人们在他面前已经虚幻成星星点点,他只想放空自己放松片刻。闭眼的瞬间他听到了熟悉的笑声,那笑声唯独她有,猛地睁眼明楼看到了一抹墨绿略过他的眼前。


       明楼急忙起身在拥挤的人群里找寻她的身影,那是她喜欢的墨绿,明楼依稀记得原本喜欢穿颜色鲜艳些的洋裙的她在父母亲去世后便改了风格,只穿深色的旗袍。他对她说过紫色显得洋气些也衬她的肤色,可她淡淡的笑了,说:“绿色带着点明朗,看着……比较有生命力……不显得那么的死寂”。明楼不懂,或许这只是她为喜欢绿色找的借口。


       “大姐!”明楼终于找到了那墨绿色的身影,可是她并没有挽起头发,但那样曼妙的腰线婀娜的背影让他还是不由得喊出了声。那抹墨绿听到了明楼的呼唤声停了下来,在人群里一个转身盈盈一笑柔情似水。


       “大姐,您回来了!”明楼上前喊道,眼前的明镜带着笑意微微点头。明楼有些恍惚,眼前的人长着明镜的模样可那样柔弱而羞涩的神情是明镜没有过的。 明楼还想再上前去抓住她,可她又走远了。


       明楼紧跟着她来到一个房间,只见她与另一名女子坐着说笑。明镜的眼里没有从前的锐气,显得更加的温和,谈及与男人间的事情她娇羞的笑了,娇嗔道:“讨厌”。


       明楼在一边皱着眉头看着,也没有打扰,只觉得眼前的两个女人美得像一副画,在现今的世界里难得一见。她们穿着颜色并不亮丽的旗袍烫着一头到肩的大波浪,边聊天边做着女红,显得格外雅致。明楼细看,这样的明镜显得年轻了许多,有了些许朝气,不同于往日那样为家庭奔波的模样。另一名女子看着比明镜小几岁,长得精致又机灵,明镜看她的眼神也是带着宠溺与爱护。


       “姐姐,好了”,女子把手中绣好的旗袍递给了明镜。


明镜接过手抚摸着那刚绣好的裙摆只连连称赞道:“你手真巧,绣得真好”。


       明楼看得真切看得心惊肉跳,他知道那上面不是普通的针线活而是摩斯密码,他不解明镜为何懂这些不知明镜在做什么,只肯定事情没那么简单。


       突然房门被打开了,穿着日本军装的人板着脸进来强行把明镜带走了。明楼急了,他上前去阻止他们,“你们干什么!放开她!"可是没人搭理他,继续拖着不知所措的明镜往外走。


       明楼冲着明镜喊了声:“大姐!”而明镜还是带着哭腔被带走了,那么的无助那么的惊慌失措。


       猛地惊醒明楼才发现刚才的一切都是梦,梦醒了看见的还是空荡荡天花板死气沉沉的家。明楼坐起来才想起自己刚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没想睡着了,手里还握着半杯威士忌,他擦了额头上的冷汗把酒饮尽。


       明楼放下了杯子不禁打了个冷颤,风不知什么时候变大了,吹得让人发冷。明楼起身关了窗,看着窗外皎洁的月亮他扬起了嘴角,“姐,你要我起身关窗才让我吓醒的吧?”


       明楼转身去了明镜的房间,有多久没有进来过了。自从明镜走后,明镜的房间除了阿香按时进去打扫,就没人进去过。明楼吩咐过一切还是保持明镜在时的模样,不要有所改动。明楼走近明镜的书桌才发现上面有本笔记本,他拿起来翻看才发现里面夹着一封信,上面写着“明楼亲启”,明楼迅速地打开信封。




明楼: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恐怕姐姐已经走了。终于能参与到革命之中,姐姐感到无比高兴。


       那天得知你们的特殊身份时,姐姐我内心纠结惭愧而又感到自豪,你们不愧是我的好弟弟。在国家面临存亡之际,是我自私了,只因你们是我的家人,而我不愿看见你们离开,姐姐这辈子只想守护着你们。没曾想过你们做的比我多得多比我好得多,是姐姐拖累了你们了。姐姐终于明白,为何组织一直不给我任务,不是不信任,而是因为你们,你们啊千方百计的阻拦我保护我。


       确实,先有国再有家,无国何来的安稳的家。如今姐姐终于能舍家为国了,你们不要难过,要为姐姐高兴才是,姐姐我,终于实现理想了。


       我亲爱的好弟弟,永别了,姐姐先走一步,再也不用为你们操心了。只愿你们熬到抗战胜利的那天,结婚生子,带着明家子孙看尽祖国繁荣昌盛。到时别忘了到小祠堂与我说声,报个平安。


       明镜




       明楼把明镜留下的信揣在怀里闭眼落泪,终究还是他们没有保护好明镜。奇怪的是明楼脑里浮现的明镜不是那个嚣张跋扈说话咄咄逼人的姐姐,而是梦里柔情万种风趣至极的姐姐。或许那才是明镜原本的模样?是了,明镜才是那伪装者。


       这么多年来,要不是因为这个家,恐怕明镜不会把自己伪装成一只刺猬,让人无法靠近。或许在她青涩的芳华里,她遇到爱的人,依偎在她爱人怀里撒娇发嗲,过着平常女人的生活……或许她会带着护国梦想投身于革命之中,不顾一切的去奋斗……


       “大姐……拖累你的是我们啊……”明楼轻声哀叹道。








==============


看到《风声》的时候真的好激动,刘老师的李宁玉真的是惊艳到了~


看到穿着旗袍的刘老师总会联想到明镜,虽然不一样的韵味,但还是会联想到……


嗯……码了两天……也不知对不对~就酱吧~

∠( ᐛ 」∠)_

焦掉的暖阳:

谢谢大噶一直喜欢《明镜变小了》,想看现代版的话请戳这里👇

http://www.aliwx.com.cn/cover.php?bid=17742

纯属搞笑,一切胡来~~~一切谢谢@二大姨妈喵了个咪 紧张啊啊啊啊啊!!!

😶

焦掉的暖阳:

拿着别人画的图做手机壳然后还到处分享🌚🌚🌚OK,下次logo打到你们看不出画的是什么😁😁😁怪我logo打的不明显~